第四十一章 逆流而上

大力金刚掌2019年4月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书^网wWw.ik1234.CoM更多官场、盗墓、bte365客服电话_进bte365好卡是什么_bte365贴吧辣文小说

“怎么在这儿还能碰上这行子……”见自己鲁莽行事的目标竟然是传说中的千古邪阵“赤流阵”老刘头的汗珠子也下来了,虽说嘴上没说,但举止间却透出了一股明显的后怕,“找!接着找肯定还有!”

“找什么?还有什么?”庄宁有些不知所以。

“就是这个东西!”张国忠指了指从地里挖出来的小石桩,开始跟老刘头一块找了起来,没多久,便在石堆另一边的镜像位置也找到了一根同样的石桩,根据这两根石桩与石堆的位置比例,四人又在不远处的小溪中心找到了第三根石桩,看来这所谓的“赤流阵”的的布局是三根石桩呈等边三角形排布,将插着残肢的铁钎子围在中间。至于铁钎子外堆的石堆具体有什么效用,还只是单纯的伪装。便不得而知了。

“我明白童老弟为什么空手而归了……”端详着眼前的三根小石桩,张国忠若有所思,“很有可能这个东西就是守护宝藏的阵法,他不会破,所以就回去了……”

“我看未必……”老刘头面沉似水心事重重道,“这个阵虽说是禁阵,但毕竟是他正一的阵法,怎么说那老小子也跟袁绍一学过十儿午,我都能破的阵,他能不会破?我看这事儿另有蹊跷,国忠啊,看来这事儿……自们得从长计议!”

“可是师兄。你那是歪打正着啊!你是当蛊术破的,破了之后才发现不是蛊术!”张因忠道:“事先告诉你这是赤流阵,你还敢不敢摆燃釜阵?”

“张掌教,能不能告诉我,这个阵,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比起眼前的阵法。更让秦戈好奇的似乎是老刘头态度的转变,破阵之前还跟打了鸡血似的天不怕地不怕,怎么眼下阵破了反而没能量了?

“具体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张国忠摇头,“相传此阵唯一一次现世是在唐朝,传说唐朝曾经有个官,全家一下多口人一夜之间被灭门,好像就是因为这个阵,很多人的脑袋被活着从身体上拔掉,这种力道显然不是常人所为,但其中究竟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灭门?”秦戈表情木呐,似在沉思,“张掌教,传说中有没有提到作案的动机?”

“动机?”张国忠一愣“宫廷那些事,还需要什么动机啊,这跟咱们此行的目的有关系吗?”

“张掌教。难道你忘了那个赵乐?”秦戈一笑,“受皇命破解錾龙阵。而后却因串通汉王朱高煦谋反,被朱棣下令灭门。如果那个唐朝的官真是出于此种原因被别人灭门,那么这个阵有可能守护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太平天国的王冠,而是唐朝的什么东西,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童先生会空手而归!因为他发现宝藏里藏的根木就不是他要找的东西!”

“我说上仙你是联想集团派来的吧?”一听奉戈怀疑是唐朝的东西,老刘头一脸的不屑,“我告诉你动机是什么!此案名为断头案,在《旧唐书》的《狄仁杰传》里零星有载,当时那个被灭门的官叫卢思同,刚三十岁便被破格提拔成小司马,摆明是被武则天看上了,狄仁杰查到最后,查到张昌宗头上了,作案动机就是因为张昌宗担心武则天移情别恋把自己甩了,便花重金从江湖上找了个能人去正偷阵,想用这种旁门左道的邪阵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卢思同弄死,结果没想到弄出那么大动静。包括张昌宗和偷阵的人在内,谁都没想到这阵这么厉害!事后案虽破了,但武则天亲自出面向狄仁杰求情,案子也就不了之了,满打满算就是个古代搞破鞋的事,怎么着上仙?你琢磨着武则天会因为这事往云南埋点宝贝纪念一下?”

“刘先生,请不要借题发挥。”秦戈面无表情道。

“张先生,我想拜托你们告诉我,国虎此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此时此刻,庄宁终于憋不住了,看来老相好此行的目的似乎绝不是单纯的徒步野营,“咱们现在,到底在做些什么?”

“我……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张国忠也有点发蒙,这女的看上去理解能力似乎不弱啊,头天晚上自己为了解释章国虎身上恶煞的事唾沫横飞地把嗓子都说哑了,怎么还问?

“可你只是说,国虎的身上好像有个鬼,他的魂丢了!”庄宁道,“但……但他来这种地方的目的是什么?我觉得他绝不是单纯的野营!”

“当然不是单纯的野营啊!”张国忠叹了口气,“其实他是想找一件能对付他身上鬼的东西!我儿了曾经和他聊过一次,据他自己说,他身上的鬼让他的家人饱受不幸,他父母和爷爷奶奶的死好像都和他身上的东西有关,所以他为了除去身上的东西,几平已经不计代价了!”

“你是说…他的家人会因为他身上的东西遭遇不幸?”庄宁若有所思,“那么说,他是因为这个才拒绝我?”

“呃?理论上讲……应该是这么回事吧……”听庄宁这么一说,张国忠也是恍然大悟,貌似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啊,看来自己真是老了。对感情人性这些东西反应迟钝了,一天到晚满脑子都是柴米油盐这些过日子的事,把整个人过得太现实太麻木了。起初还误会人家老哥挑肥拣瘦,放着这么正的姑娘还装孙子不想要,是另有所图别有用心呢,其实人家就是单纯的人格高尚,怕连累无辜而己,怎么这么单纯的道理就活生生地被自己想复杂了呢?

“那…刚才弄出的那声爆炸声,也是在帮助国虎苏醒吗?”

“理论上讲,应该对童先生有所帮助,但具体能起到多大作用,现在还不好说……”对于庄宁的问题,张国忠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人家姑娘这热火罐抱着,你总不能说我们其实也啥都不知道,也是在瞎蒙吧?

“目前我们还不能确定童先生的状况和这个东西是否有直接关系!不过不管他们之间有没有关系,这个东西摆在这里都不是什么善类,破了倒也无妨……”直到最后,张国忠仍然在替老刘头的鲁莽举动开脱。

“我懂了……”听张国忠说完,庄宁抿着嘴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没再说。

因为天色已晚,几人干脆在草甸上就地扎营,准备第二天一早出发寻找其他五个坐标。晚饭之后。老刘头和张国忠将赤流阵所用的小石桩在溪水中洗干净并记下了上面的“赤流咒”,发现即便是三根石桩上的咒文全部凑在起。似乎也不是一段完整的咒文,因为如果咒文是布了赤流阵的石堆的话,则需要把那些石堆所有的石桩都挖出来,才有可能拼凑出完整的咒文,从而判断此阵如何生效如何彻底破解。

第二天,在庄宁的带领下,几人很快便找到了第二个石堆,出乎众人预料的是,在罗盘上,此石堆并未出现第一个石堆那样高频跳针的现象,即便开慧眼也观察不出有任何阴怨之气,貌似已经被破掉了,但石堆本身却没有枉何被破坏的迹象,周围也井没有任何施法或摆阵的痕迹。搬开石块之后几人发现此次这个石堆里被铁钎子钉着的。已然不再是手骨,而是一个人头。

“真是闻所未闻……”盯着土坑里的人头,张国忠也难免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真是不晓得这种邪门玩意儿为什么会在正一存在这么久,唐朝闹出了那么大的事,为什么不一把火烧了以绝后患。“师兄,这个石堆,你觉得是童国虎破的还是你昨天那个燃釜阵顺带手一起给破的?”

“不像那老小子破的……”老刘头也有点心虚,“这周围啥痕进都没有,要真是那老小子破的,在这种荒山野岭摆阵,没必要把现场收拾这么干净啊……”

“难不成这么邪的玩意儿真让燃釜阵给破了?”说实话,张国忠始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传得如此神乎其神的邪阵,怎么可能让一个老爷子毫发无损地用燃釜阵这么不着调的阵法如此轻易地破掉?但说没破吧,亲眼所见这第一个石堆还真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昨天那声惊天动地的“天破”可绝对不是幻听啊,按道术的理论,但凡听见“天破”声,那肯定是什么东西被破了,能弄出那么大的动静说明这阵确实是不简单,但出声就应该是被破了不会有假啊……

“算了……国忠啊,你也别多想!咱们先看看其他的石堆……”老刘头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抽出折叠铲趟开野草开始找石桩,没一会儿工夫,几人便在石堆周围找到了和先前一样的小石桩,同样也有一个石桩被埋在了溪水中心。

“师兄,我发现一件事……”多从溪水中取出石桩,张国忠肩头紧皱,“两个石堆都在溪水边上,又同样有一根石桩埋在水里,当年唐朝那个‘赤流阵’号称石桩也埋在雒水的边上,你说这个阵是不是跟水脉有很大关系?”

“很有可能!”老刘头此时己经把其余两个石桩洗得一干二净,抄下咒文之后与昨天抄的前后一接,果然能接上,两段咒文拼在一起,虽说仍旧不全,但已经能看出些眉日了。这所谓的赤流咒在咒法层面与茅山所用的“定门阵”类似,定门阵基本原理是利用法器与咒文人为制造一个封闭环境,将怨孽困于其中,在短时间内可以防止怨孽“出圈”,但在茅山术中,定门阵仅是作为一种防范性的初级阵法而存在,对于成气候的怨孽作用较为有限,而眼下这个赤流咒虽说在咒法上与定门阵的咒法类似,但咒文的结构却要复杂许多,以经验判断,实际效果较定门阵也要高出不止一个量级。“这三根石桩子,作用应该是困住里头的东西,咒文聚阳,但又有一根石桩被埋在水里,水主阴,也就是说,这三根石桩子,埋在水里那根阳气是最弱的,石头堆里边困着的东西如果被逼急了,狗急跳墙想往外跑的话……肯定是从水里走…从水里走,能走哪儿去呢?”站在小溪边上,老刘头顺着溪流远望上游,只见崇山叠起雪峰连绵山里的溪流,无外乎融化的雪水,源头很可能在雪线之上,难不成真要爬到山顶才能找到答案?

在童国虎的GPS上六个坐标点呈蛇形排布,而以赤流阵的阵法判断,这六个坐标,也就是六个赤流阵石堆所处的位置,应该是沿溪水上下游均匀分布的,当初为了尽量绕开雪线避免直接翻山,庄宁规划的是一条低海拔路线,与这六个坐标所构成的曲线正好呈T字形排布,也就是说,昨天找到的第一个赤流阵,实际上是GPS中第四个坐标而不是第一个,找到钉着人头的石堆之后。再往下游己经没有坐标了,几人便返回头逆流而上。用了约莫五六个小时的时间找到了其余的四个石堆,中间用铁钎子钉着的分别是髋骨、锁骨,双足与脊椎的骨骼,看来为了摆这个邪阵,全少也要有一个哥们被大卸八块才行。与第二个石堆一样,其余这四个石堆似乎也已经被破了。且周围没有任何作法的痕迹“还有没有其他坐标了?”找到最后一个貌似已经被破过的石堆之后。张国忠有些不知所以GPS的六个坐标清一色全是赤流阵。根本就没有什么藏宝洞之类的地方,这童国虎到山里究竟是干什么来了?找到六个赤流阵,一不破二不毁,观赏一下就完事了?明显不合逻辑啊。

“没有了……”秦戈滴滴答答地把GPS定位仪按了个遍,“这台仪器上近期的所有定位记录只有这六个坐标,再之前的记录是半年以前的,而且并不是北半球的经纬度。”

“怪了……那他到山里来干吗来了?”张国忠一脑袋问号。

“的确奇怪!”秦戈阴着脸道,“我最初就有所怀疑每个坐标之间的定位时间之间都要相隔一两天,而咱们的行进速度并不快,却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找到了全部六个坐标!现在看来,可能并不像刘先生说的那样,他花这两天的时间是在找坐标,这些石堆沿着溪水就能找到很本就不用刻意寻找。”

“上仙啊,这事咱可得说道说道,在超市门口那阵子,人家姑娘可就建议回去。是你个老小子说既来之则安之。非得上来看看的。”老刘头一脸的不服气。

刘先生,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秦戈不以为然道,“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并不是犯错,而是推卸责任。”

“他娘的就算你是太上老君下凡我也得跟你拼了……”老刘头假模假式就要动手……

“要不咱们再往前找找吧!”张国忠也懒得看这俩老不正经的掐架了,“我觉得这个赤流阵,肯定不只是石堆,上面肯定还有东西!”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来了,不妨继续找找!”老刘头学着奏戈的口吻道。

傍晚时分,几人顺着溪流找到了处山崖,虽说算不上陡峭,但若想硬往上爬也得用绳子,而溪水就是从山崖上的一个山洞流出来的,离地面约莫有个三十米上下,看洞口大小,供一个正常人半蹲着进出是不成问题的。

“莫非……猫腻在山洞里面?”张国忠拍头看了看山洞又看了看表,“要不咱们先在这扎营吧,等明天一早再进去……”

“行吧……”老刘头呼哧带喘地放下背包,掏出面包火腿肠大口开吃……

??好♂书*网 WWw.ik1234-CoM更多官场、盗墓、bte365客服电话_进bte365好卡是什么_bte365贴吧辣文小说

发表评论